一只酥皮在爬墙

活到爆

[授权翻译][冷闪]Learning To Breathe(4)

Chapter 4:一场令人愉悦的谈话

摘要:

Barry是一位非常辣手的病人。天气巫师会在这章里现身。然后Barry又成为了一位非常辣手的病人。(哦对,寒冷队长也可能出场了)

----------------------------------------------------------

Barry裹着条毯子盘腿坐在床上,从里面往外盯着。

“我们需要你吃点东西,Barry,”Caitlin说道,细心的将盘子放到他面前。Barry低头瞄了瞄其中的三明治与卡路里棒。他没有动。

“求你了,Barry,你需要吃东西。”

他的视线汇聚在她身上。

“Barry,”她说,神情有些紧张。他瞪着对方。

“把静脉注射管拿出来,”他说,语气平淡。

“Barry,我不能把它拿出来除非–”

“只要拿出来我就吃东西。”

“Barry。”

“把注射管拿出来,然后–”

“你现在是想以绝食来抗议吗?”Oliver说道,捏了捏鼻梁。

“Barry,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Caitlin绝望的回答,“求你吃点东西,Barry,你肯定饿了。”

“我不会动嘴除非–”

“Barry,注射管必须埋在你体内这样才可以让液体流入静脉。我相信Caitlin可以在这之后给你一杯糖水,但如果你现在往胃里塞点东西会让你感觉好很多。”Oliver说道。

“不,”Barry说

“Barry,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但是–”

“我想要静脉注射管拔出来,立刻,”他说道,尾音轻颤。他重重地咽了咽口水然后抬头。“只要你们把它拿出来,无论多少你们要求的我都会吃。”他看向Caitlin,神情流露出一丝绝望。“求你了。”

事实上,Barry想要吃东西。他想要进食,他想要喝水,因为即使已经过去了好几周,脑海深处的某一部分依旧叫嚣着他不会再得到更多的了。他必须尽可能的去吃因为他们不会再给他更多的,有时要好几天才能等来一顿。然而Caitlin把盘子放在他面前,他问过对方是否能拔出注射管,之后自己会立刻吃东西,这样他就不需要注射,可她拒绝了。Barry想要这东西被拔掉,需要这东西拔掉,忍不住满脑子去想,忍不住幻想有双手抵在身上,一针一针地戳,至于食物?食物是他唯一的可用品。所以是的,他在以绝食作抗议。

“再一会儿会儿就好了,Barry,”Caitlin说道,“但拒绝进食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帮助。”

Barry抿紧嘴唇,愤怒再次闪过他的双眼。“不。”

“Barry,”Oliver说道。

“不。”

“你需要吃东西。”

“把静脉注射管拿出来。”

Oliver叹了口气。“Barry,那东西已经在里面了,既然如此就不可能更糟了–我相信它不疼的。”

“它很痒而且非常不适,我不喜欢它–我要它出来,”他几乎一口气说完。“我只是想要回家。”他说,声音沙哑。针头,戳刺,不要,好疼,求求你。他沉浸在那些回忆中。静脉注射意味着药物在血管中引起的灼烧,微量或过多,往往如此。它们要么没有效果要么过量地往他体内注入导致他感到反胃,他的系统吸收得太快了,以至于他会在那张桌子上呕吐不止或是昏睡过去亦或是全身麻痹无法动弹。

“只要一会儿会儿就好了,”Caitlin说道,“但直到你动口吃点东西前你都不能离开。”

Barry沉下脸,低头看着那个盘子。“还要多久?”

“直到你可以离开?这要看情况,有可能–”

“给我一个大致的时间。”

“一个小时,”过了一分钟后Caitlin回答道。

Barry睁大双眼。“不,”他说,但那不是生气,听起来更像是绝望,惊讶与害怕。

“只是一小时。”Caitlin说道。

“不,我,我想现在就离开。”他开口,身体颤抖起来。“求求你,Caitlin。”一个小时,整整一个小时,他做不到那么久。

“吃点东西,”她说,“然后在结束时我会检查下你的手腕。如果一切没问题了,你就可以离开了。”

Barry对她眨着眼,下一秒他狼吞虎咽起盘子上的食物。

“慢点,”她说,“嚼碎了再咽!”

“我在嚼,”他说,停顿了一秒后就又张嘴咬一口。这样子持续了五分钟。

“我现在可以离开了吗?”他询问,眼睛亮了一下。

“我得看看你的手腕。”

Barry顿时泄了气,眉头不禁皱起来。Oliver向他靠近了些。

Caitlin温柔的握着他手腕,Barry没有反抗,但些许颤抖着。她有那么一个能拍下它X光的扫描仪,并快速扫了一下。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检测结果,又看了看他的手。

“它还疼吗?”她问道。

“不疼。”他说。

“Barry,”Caitlin硬邦邦的说道。

Barry局促不安的动着。“可能。一点点吧。”

她双手抓起她的手腕,他立刻紧张起来。

“放松,”她说,“我准备稍微按压下。如果疼了你要告诉我。”

她戳了戳手腕,并按在一个让他发出倒吸声的地方,使其立刻抽回了手。

“放松,”Oliver说道,就在Barry颤栗起来时他把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

Caitlin更加小心的移动,往下按压,为此Barry有些坐立不安,试图扭动着远离她。她离开了一分钟左右,回来时带着一个支架,按在他的手臂上。

“你别动它,“她说,“戴上一整晚。明早你就可以脱下了。因为之前需要手腕再次被折断,带来了额外的伤口,所以需要久一点才能好。”

她倾过身子,在Barry反应过来前,她已经拔出了静脉注射管,往Barry手上绕着绷带。

他深呼一口气,微颤着,但Oliver放在他肩上的手固定着他,至少那东西被拔出来了。他呼出一口气,把自己从毛毯的包裹中挣脱后下了床。

“我现在能走了吗?”他询问,并非真的在索要回答,毕竟他已经开始往外走起来。

“可以,”她说,“下次直接来这里!”

“我会的,我保证,谢谢。”他回答,已经到了大厅里,下一秒嗖的一声消失在空气中。

那天晚上他做了第一次噩梦。

黑暗。寂静。嘎吱声。不。

Barry在沉睡中出汗。

那扇门…那扇门。那些脚步。他们回来了。不。上帝,求你了。他颤栗起来。

流水声。低沉的音调……是什么……无法听清他们的话语。滴答。金属。求求你,不要。是什么金属?哪一个?移动的双掌,紧握的手指。他的脑后依旧残留着鲜血。

他从床上转过身,摇晃着翻到另一头。

他们……在靠近,那些脚步……等等……

跳跃。颠簸。手臂上的触碰,手臂上的手指,等一下,不…针扎。刺痛。不过一根静脉注射管–不过一根针。他在颤栗,发抖。惊恐着。请不要再这么做了。滴答,更多的金属。是哪些?是哪些?

他使劲乱踢着,把自己牢牢的与毛毯缠在一起。

痛。痛,痛,痛,尖锐而又苍白,在他手臂上一刀一刀割着,缓慢地,向下。他尖叫。那很疼,一路灼烧下来,从肘部到手腕–他无法移动。求求你们,不要。停下来。那好疼,好疼,好疼–

Barry惊醒,眼睛猛地睁开,被留下的灯光刺到。他眨着眼,随即坐起身,在床上颤抖着。他擦了擦额头,那里早已蒙上一层汗。他依旧在努力缓上几口气。

他就坐在那儿整整半个钟头。之后他又躺了下去,他就一直躺在那儿睁着双眼直到闹钟在早晨响了起来。

 

 

“第五大道,枪击案,三个人,不过–”

“了解了。”Barry说道,飞速把枪全部从对方那里夺走,并立刻把他们五花大绑送到等待在一旁的警察们。“下面呢?”他已经搞定了三条街,迅速离开去寻找其他麻烦。

“我觉得差不多了,”Cisco说,听起来有那么一点恼火,“今晚就到此为止吧。”

“不,我还可以继续下去—肯定有些其他的什么?”

“Barry,我是Caitlin–你能回来吗,求你?”通讯起里传来了她的声音。

Barry必须把自己全身心投入工作,无论是作为警察还是闪电侠。这让他不会胡思乱想,更方便的去掌控事情,让他觉得自己还能做些什么,而不只是沉湎于那一团糟。这使他觉得自己正在好起来,把过去那件事抛于脑后,无论怎样也确实起效果了。还有,当然,这样做让他无比疲劳,但比不上那些噩梦与无端的惊恐发作,好吧,后面那些是另外加出来的。

Barry叹了口气,但滑到一个路口换了方向。就在他这么做时,Cisco的声音从线路里传来。

“等等,伙计,天气巫师在贸易街上,他–”

“他在一个酒吧里。”Barry说道,在一幢建筑前突然停下,一阵暴风正在上头渐渐聚拢。Barry花了点时间定位到乌云遍布的准确地点,唯一一幢建筑,里面的人群蜂拥而出跑到大街上,远离那莫名其妙出现的云层,Barry冲了进去。

“–我可以把你再关进去。”Barry愣在门口。

“你现在可没有你的小团体,Cold。”

“让我们拭目以待。”

在他面前,除去处于不同醉酒阶段的居民们快速撤离奔向酒吧门口,天气巫师与寒冷队长站在那儿,天气巫师的手里正在汇聚一个足球大小的冰雹,而寒冷队长则用枪举着对方。同时在外聚拢的云层也逐渐正覆盖屋内的天花板。

Mardon射出了冰雹,寒冷队长在同一瞬间击中了它,而那冰雹,又覆盖了更多的冰在上面,跌落至两人之间,把地板狠狠撞裂。

一秒之后,闪电忽现,冲向冷队,他立马躲在了一个桌子后面。利用其作为掩护同时向Mardon开枪,但天气巫师此刻通过某种方法将风暴围住自己,冰雹在它的迷雾中形成,不断地围绕着他,越聚越大挡住了冷队的攻击。

在双方都未发现自己前,Barry抓起身边的一把椅子,疾速进入Mardon身边的风暴。

这个主意糟糕极了。

椅子在碰撞的一瞬间裂成碎片,尽管Barry成功的暂时性干扰到天气巫师,将其击倒,那些碎片和冰雹也打到了他,将他绊倒在地,冰雹插入他的体内并不断砸向全身。

“小心点,Barry。”他听见Caitlin的声音从线路里传来。

“是Mardon和寒冷队长。”Barry回复道,立即冲向前拎起Mardon的领子,狠狠向远处的墙甩去。

Mardon的嘴唇出了血,向自己坏笑,Barry谩骂了一声。

“很高兴再见到你,闪电。”他开口。

而下一秒Barry就感觉到体内爆发出火辣的疼痛,有些迟缓的识别出雷声。他尖叫了一下倒在地上,视线模糊了一分钟之久。

一只脚走到他肋骨附近,Barry咕哝着摇摇晃晃的向后滚,试图站起来。他又被踢了一脚,就在他滚回去前靠着双手和膝盖抓到一张桌子半撑了起来。

“也许我应该把你带走并锁到一个笼子里。”天气巫师说道,渐渐朝他逼近,眼神中闪着残忍与愤怒。他抡起拳头,而Barry只有把手举到半当中的时间那拳头就打在了他脸上。“看看你有多喜欢它,嗯?”

Barry向后倒去,那冲击撕扯着脊柱,他不住呻吟起来。“无处可逃了,闪电。”Barry企图把自己拖起来,而Mardon突然跳到了一个桌子后面。接着一声枪响,他原先所站的位置被冰块代替。

“我还以为我们正在进行一场令人愉悦的谈话。”寒冷队长说道,从吧台后面站出来,摊开双手,其中一只举着冷冻枪。

Mardon咆哮了一声,冰雹又再次形成,狂风聚拢起来。

“我们并没有主动要求被拯救。我什么也不欠你。”Mardon说道。

“相反,”Snart回答,声音流畅。他再次开枪,Mardon只好避开,并射出冰雹与闪电。

突如其来的交换回来, Barry在头顶的一片骚乱中试图爬走。

“Barry – Barr – …你还–好吗?”从电流中传来通讯,也许是被闪电烤焦了。

“嗯,我没事。”Barry回复,并等待了一会儿。“伙计们?喂?”

他没有得到回应,这次Barry利用吧台把自己撑起来,从乱战中喘上一口气开始分析此刻的局势。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感受着流窜于血管中噼啪作响的力量,向前冲去。

他跑到他们后面,躲过冰暴的袭击后,抓起一块冰雹扔向天气巫师。他本会撞上对面的墙,但他跳跃起来把其当作一块篮板,双脚承受撞击,弯曲膝盖,将自己弹回去。他快速的来回奔跑于两人之间,夺走Mardon的冰雹扔向他。

寒冷队长依旧掌握着对于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敲诈,而无论对他还是Barry来讲,Mardon看上去似乎已经成为了共同的麻烦,况且如果再让天气巫师逃走Barry自己都会恨自己。他可以至少把Mardon关进去。

Barry再次绕着他们飞速旋转起来,刚躲开来自寒冷队长的一次攻击,当他急忙转身去看Mardon时,双眼猛地睁大。

他太晚了,还不够快。Mardon正咧嘴笑着,在他望见时冰块早已刺入了制服。

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如同在播放慢动作,他徒劳的去阻止那冰锥,刺进自己的胃,就在臀部的上方。Mardon又向他发射一波尖锐的冰针,他已经搞明白闪电侠想通过跑步起火的小游戏了。然而Barry没有足够的时间去阻止那些冰块刺入自己的胃部,手臂和腿。

Barry尖叫着倒下,看着Mardon的视线附在自己身上。Barry感到肾上腺素的飙升,他突然站起来,一路穿过房间, Mardon双眼疑惑的眨了眨,同时寒冷队长的火焰降到他身上。而Barry只需要这些。

他向前跑着,伸出手,Mardon则被冷队的火焰分散注意力,没有那么快的转过身来,把所有力量都集中在前面。Barry抡起拳头,重重地打在他脸上。

Mardon与Barry一起倒在地上,但Mardon昏了过去,脑袋砸在地板上。Barry望过去核查,看见他确实昏迷了,感到一小会儿的轻松与胜利,然后飙升的肾上腺素逐渐褪去,疼痛弥漫开来。

当Barry转过身时,他有些呼吸困难,双手移动到自己的胃部。碎冰仍然卡在皮肤中,鲜血外流的很快,绕着碎片渗出。Barry把手放在上面按压着,试图停下出血。他感到自己的脸色变得苍白,他的脑袋一阵眩晕,而他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大出血或是疼痛引起的。他希望是后者,可他的双手此时已经沾满了殷红,他的背脊在他挣扎着呼吸时重重的倒在地上。

我会死在这的,他想到,被冰刺死。多么美好的一个离世方法,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

他听到了脚步声,还来不及反应Snart就靠近他蹲下,砸了咂嘴。

“这是个很糟糕的刺伤,红闪。”他说道。

Barry呲着牙,但带来的结果是他再次呼吸困难,无法流利说话。他的胃部在灼痛,更不用说身体其他地方。

然后Snart俯下身子,而Barry伸出两脚,他试着把自己向后推,鞋底滑过地板,他喘着气远离那只手,双眼瞪大。

Snart停顿了一下,又继续,把手从半当中继续伸向Barry的胃部。

“我准备把它拔出来。”他说,神情淡然。

“不要碰我。”Barry回答,依旧试着把自己向后退,但他的脑袋撞到了吧台。

Snart看了看表。“你的朋友们,根据我的计算,还有至少23分钟才能到这,无论乘不乘交通工具,”他说道,“而警察则会在四分钟内到达。你真的想要迎接他们吗?”

Barry喘息着,双手仍旧紧紧捂着伤口附近。有几根手指早已被冻僵,他眼睛飞快地转着,思考其他的解决方案,恐慌发作的边缘朝他渐渐逼近。

“别碰我,”他冲一直盯着他的Snart重复道。

寒冷队长扬起眉毛。“听着,红闪,尽管我特别想看到警察把你带走,但它会破坏我们之间小小的休战协议。你看,我更情愿独占你的秘密。我不喜欢分享。”

于是他伸出手抓起Barry的胳膊,把他往上拖。

Barry尖叫着,大声抗议着,Snart用手臂环住他双肩,各种意义上的将Barry拖出这间屋子,他被击中的腿也一路这么拖过去。

“放开我。”Barry咆哮出来,他大喊着而疼痛伴随每一个步伐。

“如果你不想被发现的话最好安静点,”Snart说到,利用他的肩膀顶开后门。“你先。”他说,坏笑着。

Barry皱着眉头走过,Snart又立刻架起他的手臂,用两倍Barry可能会做到的速度拖着他行走。他把他带往自己的摩托车,那东西藏在后巷中,随即他拿出一个黑帽子。

“什么–”

“可不能让你知道去我安全屋的路线。”他说道,并把帽子套在Barry的脑袋上,遮过眼睛,再蒙住。

Barry吓坏了。

黑色,无光,疼痛,不,求求你,停下来。Barry尖叫出声,伸手扯着帽子。

“耶稣啊。”他听见冷队这么说道,他的手牢牢的握着遮住他眼睛的部分。

“放开我,”Barry尖叫着,他的声音尖锐刺耳,“停下,把它拿掉–脱下它!”

“耶稣啊,红闪,好的好的,”冷队说道,松开手并让Barry扯掉那东西,把它扔到地上。Barry呼吸极不顺畅,恐慌在他脑子里打转。他深呼吸了几口,试着冷静下自己,当他再次抬头,对方正打量着自己,那眼神就像是他疯了。

Barry咳嗽了一下,清清嗓子。“我不–我不喜欢被蒙住眼睛。”

冷队闭上眼睛,自言自语喃喃道,“…该死的极速者怕黑,难以置信…”冷队抓住对方制服的后领并把他拎到前面来,致使Barry发出一声惊讶的大喊。

“上来,”冷队说道,Barry小心的上了车,并试着不加重伤口。冷队伸手粗暴的把Barry脑袋按进大衣的帽子里。

“低下你的头,眼睛紧闭,否则我向上帝发誓,小红,我会把你扔到我看到的第一条臭水沟里,暴露你的真实身份。”

Barry把脸埋在那帽子里,紧靠寒冷队长的肩膀,呼吸着空气里的陈腐味儿,而Snart发动了车,往前驶去。

Barry意识到每过一会儿Snart就会绕个弯,保证自己没有偷看,但他的脸正埋在帽子里即使是睁开眼他也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过了几分钟Snart把他推下摩托车,一手遮住他的眼睛,另一只手突然把他手臂扭到后背,足够猛烈的让Barry倒抽气。

“走,”Snart说道,Barry一瘸一拐的被推上楼梯进入一扇门后,Snart终于放开了他。

Barry跌跌撞撞的走到房间里的一个大床差点倒下去,Snart这才松开捂住对方眼睛的手,望着彼此。Barry可以听见警笛声。他快速的扫过房间,但他的视线此刻十分模糊,头晕糟糕的让他甚至觉得自己有点站不稳。这里只有一间房,很有可能是一间公寓,带着一小个厨房,靠在边上的浴室,还有贴着墙的一张床。这里空荡荡的,过时,而又覆满灰尘。

一阵晕眩袭来Barry闭上眼睛,他的耳朵正嗡嗡作响。他伸手去摸那伤口,冰块已经有些融化了,但依旧牢牢的插在胃部。片刻后床被浸湿了,他睁开双眼看见Snart就坐在他身旁。

他伸出手用力捏住Barry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Barry再次惊讶的喘了一声。

他瞪大眼睛但Snart立刻把他放开了。

“你嘴里没有血,”他说,“这是个好现象。”

Barry困惑的眨眨眼,下一秒感到有一只手搭在自己胃部,他紧张起来,马上举起双手握紧那只手臂。

“不要碰,”他说,语气尽可能显得生硬而又极具威胁性。

“你会留着那东西在体内愈合起来的,”Snart说道,又加了一句,“哦,是的,我知道你那加速愈合的所有事情,红闪。”他得意地笑着,另一只手往下移,Barry恐慌了,颤抖着,把Snart推开,挥手拍打。

“天杀的,红闪,我是在帮你。”Snart说道,松开了,双手腾在空中。

“我说了他妈的不要碰我。”Barry呼出一口气,结结巴巴的开口,咬紧牙关。

Snart眯起眼睛。他突然狠狠的将手按在Barry的胃部,Barry甚至来不及喊一声“不”,Snart就拔出了那块冰。

Barry尖叫着,胸膛剧烈起伏,头抵着床,满嘴咒骂,手捂着冰块消失的地方浑身发颤。他紧紧的闭上眼,感到泪水在眼眶中打转,不,不要,他不能在Snart面前流泪,在寒冷队长面前。他很好,他很好,他很好,很好,很好。

他用力的呼吸,Snart在一旁讲话可他没有听见。他把自己推下床,倒在一边又爬起了身,在他离门只有两步之遥时Snart攥紧他的手腕,Barry尖叫着踢打着,Snart把他推到床上,用自身的重力将Barry钉住,他的手臂被按压在床上,贴着自己脑袋。他尖叫着想要推开眼前的男人,但Snart没有松手,Barry哭了起来,他无法呼吸。他们准备割开他,敲碎他的骨头,用针戳破他输送那些让胳膊和脚剧痛不已的液体,他想要离开,他现在就想离开。

终于当他平静下来,终于当他尖叫到某种程度后停下来,疲惫无比,他的幻觉十分清晰,他的身体无力,他慢慢张开眼睛。他先是盯着天花板,试着清醒自己,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之前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虽然他没有昏睡过去。然后他视线集中在寒冷队长的脸上。

他的表情十分冷漠。Barry只是粗喘着,房间里只有他的呼吸声,衣衫褴褛,而冷队慢慢的松开他紧握Barry腕部的手,让他躺在原先的位置。

“他们折磨了你。”

Barry感到震惊,困惑,羞耻。他只是盯着对方。

冷队点点头,移开了会儿视线。“那就是承认了。我之前还在疑惑上个月闪电侠的缺席是怎么回事。”

Barry开始发抖,但他只是一直盯着。他的脑袋平放在床上,望着Snart用冷冰冰的眼神凝视自己。

他最终朝Barry点点头。“我需要绷带。”他说。

Barry想要咆哮,Snart伸手拿过什么又移到他的腿部。

Barry让他把腿抬到床上,移到自己那边,他检查着那里的伤口。当他用手戳了戳,Barry倒吸一口抽回了腿,远离他。

“那里面有碎冰。”冷队说道,声音平稳,但使得Barry心跳加速。碎冰–碎冰会–“它们周围已经开始愈合了。”冷队开口,抬头看向Barry,尽管他的语调生硬但他眼神非常慎重,“我需要把他们拔出来。”

“不要,”Barry说道,他用手抓着自己脚踝想把它拉过来,然而失败了,他开始恐慌。“不要–要碰它!”

“放松,红闪,”冷队说道。他调整了下握的姿势,Barry颤抖起来,虚弱的扯着。他哽咽着呼气,泪水滑过脸颊。“你看,”冷队说道,转向他,举起自己的手。“镊子,”他开口,金属制的物体被夹在手指间,“镊子而已。”

“Cold,”Barry喘着气,“Cold,不要。”

他感到一阵刺痛,大叫起来,但随着冷队拔出一根长条状的透明冰块疼痛逐渐消失。那东西没有Barry想象中融化的那么快,一定是Mardon的能力所致,Barry这么想到。他重重地往后砸去,紧咬牙关,合上双眼,试图咽下爬到喉咙口的呜咽。

“停下,”Barry说,想要再次移开他的腿。冷队忽视了他。

“这会有点疼。”是Barry听到的下一句话,他颤抖着啜泣了一声,这让他不禁脸红,可他制止不住自己。他全身绷紧,等待着下一轮袭来,但并没有发生。他睁开双眼看见Snart再次俯视着自己。

“你听见我说的了,红闪。”Snart慢吞吞的开口。他举起一个瓶子。“只是酒精,”他说,“用来消毒。会有点灼痛。但也就一瞬间罢了。”

Barry深呼吸一口,点点头,就在灼烧般的疼痛席卷他腿之前他的手指紧握成拳。他低吟了几声,牙关颤抖,随着疼痛退却他慢慢的放松了些。他感到Snart开始包扎起他的腿。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Barry询问道。他的声音由于哭喊而有些嘶哑。他揉搓着脸颊,想把泪痕擦掉。

“你解决了Mardon。”Snart简单的回答。

“所以?”

“我没有指别的,红闪,我很享受当你秘密身份的唯一知情者。而如果警察在那间酒吧里发现了你可不会带来多大帮助。况且要是我想杀掉你你现在早就咽气了。”

好吧并不怎么是个令人安慰的想法。那甚至算不上一个回答,但Barry没有机会去问更多的了。Snart很快移到他胃部,Barry抓住他的手腕。

“别管它了,”他说,语气中有那么一丝绝望,“求求你。”

Snart盯着他看了会儿,把他的手推开。“我不折磨人,红闪,”他说道,“我不会伤害你。至少现在不会。”

“你折磨了Cisco的表哥。”Barry说。

Snart轻轻一哼。“那可算不上折磨。只是小小的伤害罢了。“Barry没有完全同意,但Snart按上了他的胃部,他嘶的惨叫一声。

“这需要针线缝合。“他说,抬起头。

Barry脸色变得苍白。“不。”他说道。

“闪电–”

“不。”

“听着–”

“你他么敢,”Barry说道,语气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恶毒而此刻他其实害怕极了。

“只需要几针。”Snart开始动手。

“你他么要是敢动手Snart,我会–”

“这也并不是我理想中计划过的周五夜晚,红闪,不过–”

“你不准把针戳进我的身体。”Barry说道。

“红–”

“我向上帝发誓,Snart–”

“听着,小子。这会疼,但没有那么糟糕。你肯定有这种经验。”

“我不能服用止痛药。”Barry说道。

“我这么做时也没有服用过。”Snart说道,望着他,“放松点,我会在几分钟内搞定的。”

“不,”Barry说道,看到Snart伸手去拿他身边的盒子时他声音几近恐慌的边缘。“Snart–Snart,不要,我说真的,我认真的–”

“你这样下去会失血休克的,”Snart说道,“你以前肯定也缝过针不是吗?作为闪电侠?”

Barry畏缩着。Caitlin是给他缝过几次针。然而那不是什么他想再次重复的体验。

“他们没有那么糟糕。”Snart说道。

“你在替自己说话,”Barry咕哝着,当他看到Snart拿出那根针以及看起来像钓鱼线的东西时不禁瞪大眼睛。

“不,Cold,不要。”Barry说道。“我说真的–别–”

“你刚刚承认你之前也做过这种事。”Snart说道,神情冷漠。

“那不一样,”Barry说道,盯着那根针,试着往后退缩可Snart牢牢的固定着他,“那是–那是之前。”

Snart眯了眯眼。“之前?”

Barry吞咽了一下。“只是别–别缝针了。我会好起来的。”

“在什么之前?”

“在…在他们抓走我之前,”Barry说道,他的声音拔尖了些,脸色微红,但依旧盯着那根针。

“在他们折磨你之前?”

Barry往别处看了会儿,踌躇着。“嗯,当然,在那之前。”

“他们把针穿进去?”

Barry再次退缩。“只是…我做不到。”他说。

“他们有放针进去吗?”寒冷队长重复道,又靠近了一点。

“是的是的,行了吗?他们…经常这样干,”Barry大声叫出来,“所以你能…你能别这样做吗?求求你?”

寒冷队长看上去像是默许了,然后他又转向Barry。

“躺下。”他说。

Barry有些气急败坏,接着冷队放下了针,久到Barry别回脑袋,抵着床垫。Barry开始浑身颤抖。

“Snart,”他说,“Snart,求求你。”

“放松点,小子,”他说道,这可能是Barry听到过最温柔的话语了,“八针,我就弄完了。”

“不,”Barry尖叫出声,“Cold,不,我不–别。”“放松,”他说道,然后他伸手捏了捏Barry的肩膀,以示安慰。“深呼吸几口。会好一点的。”

Barry结结巴巴地说着并闭上眼睛,感觉到那根针挑开了他的皮肤。他呼出一口长气,颤抖着,挣扎着努力呼吸。

“放松,最好不要动。”Snart说道,“只需要几分钟,我保证。”

“你撒谎。”Barry从紧咬的牙关中挤出几个字。

Snart大笑一声。“是的,我的确这么做,”Snart说道,“但我只在工作上撒谎。”

“骗子。”Barry说道。

“我们是有这段过往。”Snart说道,又穿了一针使得Barry不禁吸气。

“不是,”Barry脱口而出,“现在。你现在就在撒谎。”

“关于那些工作?可能。但我不经常那样。只剩下五针。”

Barry不满而又痛苦的呻吟着。他开始乱扭。

“你保持不动我可以完成的更快。”Snart说道。

Barry咬了咬牙但努力停了下来。他试着集中注意力深呼吸,但依然呼吸得又快又浅。

“你怎么会这么怕缝针?”Snart问道。

Barry在又一针穿过时大喊出来。“我告诉过你了。”

“不你没有。”

“他们…经常那样干。”

“我相信那疼的像个婊子,但不至于成为你如此害怕的理由吧。”

“操你的。”Barry说道,而他发誓Snart得意地笑了。

“蒙眼也是那场倒霉遭遇的后遗症?”他问道。

“关你屁事。”Barry说道。

“你知道,你可以更加友好点,毕竟我在为你缝针。”

“违背我的意愿。”

“为了你好。”

“操你的。”

“继续说下去我会认为你想这样干。”

Barry觉得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但一阵挤压的疼痛传来,他大叫一声猛地向上跳起。

一只手放到他的胸口,将他按下去。

“呼吸,”冷队说道,“深呼吸。我再给你消下毒,就都好了。”

Barry颤抖着呼吸几口,平躺在床上,努力让自己再次冷静下来。

“坐起来。”Snart说道,他伸手帮着他,以免对方又把腹部的伤口扯开。

“好了,现在让我看看你的手。”他一弄完就开口说道。

Barry把自己向后推,抵在床头,往下望着他的手腕。那里并没有冰块,但整个前臂都被划破。它已经停止出血了。

“没事的。”Barry说道。

Snart盯着他,Barry立刻又紧张起来。

“真的,没事的。”Barry再说了一遍。“它已经不流血了。”

“给我你的手,小子。”

Barry没有动,Snart叹了口气。“你觉得我会做什么,闪电?如果我想伤害你我早就这么干了。”Barry和Snart都没有动。“我只打算把它包起来,”Snart说道,“消消毒。”

“那样会疼。”Barry说道,立刻抽回Snart握住的手。他觉得这样说有点幼稚,也知道这话确实很幼稚,但还是脱口而出了因为他不能告诉对方他在害怕,他吓坏了,他无法忍受任何医疗用品,甚至是包扎东西,甚至是这个。

“是,是会疼。”Snart说道,抓紧他的手腕即使另一边在使劲拽回去,“也就那么一秒钟。”

“会疼很久。”Barry咕哝着,望着Snart拿起一块被酒精浸湿同样用在腿上的布。在他看到布料的那一刻,他绷紧身体向后使劲拽,想夺回自己的手臂。“等等,”他说,恐惧渗透了他的声音,“等等–Snart–Snart,等等,停下!”

Barry合上了眼睛但没有迎来想象中的疼痛。他睁开眼看见Snart盯着自己,那块布离他皮肤还有几英尺。他小喘了几口,接着所有事物都旋转起来,与Snart做没做任何事无关,因为他已经做了,他会这么做,Barry无法正常思考,他无法呼吸,而Snart依旧握着他的手,他没法移动,还有不,他做不到这个,他做不到,他需要回家,需要逃离这里,需要Iris或是Oliver或是Joe或是其他人因为他做不到这个,他做不到––

“放松,闪电,我停下来了。我停下了,放松。”

Barry眨着眼,内心涌起一股惊讶之情,惊讶的看见Snart在这里,惊讶他停下了,他真的停下了,Barry感到不知所措。他扫视着周围,眨着眼,无比困惑。他在哪里?片刻之后他回过神,安全屋,天气巫师–

“呼吸,Barry,”他说道,Barry渐渐背靠床头。他想要回家。他想要Iris,一切都好痛。他们抓住他了。不他们没有。是Snart。但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闪电–闪电,慢点,慢一点呼吸。”

安全屋。Snart。Caitlin。他的胃好疼。针线。不–不要针线,求求你。黑暗。看不见。停下。不。那些针刺还有疼痛还有黑暗,和曾经在黑暗与无声中的醒来没什么不同,过分的安静,滴落的流水,作响的风扇,时而的死寂,完完全全。孤独,寒冷。他好冷。他好冷。好冷。他怎么会这么冷?

-------------------------------------------------------------

作者的话:

Duang Duang Duang!我们的Len出场了。很快就会有更多的。会写点东西充实下Barry与其他人之间发生的事,然后我们会看到Len和Mardon之间的小摩擦正式解决。所以我现在可能开始写第二部了?然后同时进行?第二部可能会领先一点……我也不太确定。也许要等等。让我知道你们对这章的看法!

译者的话:

难产……难完了,感觉这章前所未有的长

冷队安慰小闪那里好苏啊/////原地爆炸

下章预告???冷队约闪闪私奔【并不

评论(12)
热度(89)

© 一只酥皮在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