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酥皮在爬墙

活到爆

[待授翻][冷闪]Learning To Breathe(3)

Chapter 3: Iris,开车

摘要:

Barry调整的不是很好。至少,没有预期的那样好。

-------------------------------------------------------------

Barry调整的不是很好。

好吧,没有他应该调整的那样好。两周之后,他坚持自己能够去上班了,即使医院里的心理医师仍建议他再休息几个星期。同时他也再次回到了闪电侠的生活,值得庆幸的是前一个月没有超能者出现。他在白天能十分明显的冷静下来,但那些自他回归后他们所目睹到的恐惧并没有消失,反而逐渐形成了PTSD,使得Barry能在几秒内从原先正常的他转变成惊慌失措缄默不语的人。除了他自己之外所有人都为此担心不已,而他大多只是对自己感到沮丧。他仅仅想要一切都恢复正常——想要将整个糟糕的经历都抛之于脑后。

Joe曾希望Barry暂时停下Flash活动,但他拒绝了。讽刺的来说,不是成为Flash让他陷入麻烦。当时他正赶去工作。他迟到了,像往常那样,而就在飞速奔往的路上他被绊倒了。

他被躺在小巷路上的一个盒子绊倒了,他没有看见那东西,并瞬间撞上一堵墙,当他从墙壁上滑落下来时,所能想到的只有Cisco绝不会让他在这件事上活过去。

也就在那一刻疼痛席卷了他全身。

他把手臂举到脸上时差点尖叫出来。他的手腕弯曲成了一个角度,他不得不强迫自己在昏倒前深呼吸。他的侧面也在发疼,但似乎没有折断什么。他独自坐在小巷里,紧紧抓住手腕,咒骂着。

他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不想去Star Labs,不想Caitlin去碰它,不想接骨,不想要X光扫描和——

他必须深呼吸一口。他感到头昏脑胀。

他理了理脑子,终于能组织出除了单纯的喘息与“操,妈的,该死的,”的语言后,他靠着墙把自己撑起来。他很庆幸自己没有走多远,因为现在他没办法跑起来——疼痛伴随着每一步走动在他手臂内跳窜着。他把手藏在夹克衫里。

成功回到家后Barry立刻倒在了沙发上。头昏脑胀的他试图深呼吸。

当Iris突然闯进来时他仍旧坐在那里。Barry大脑一下子翻腾起来,马上把手藏到抱枕底下。Iris快速的走过来,寻视着周围最终看向他。她的肩膀松了下来,呼出一口长气。

“原来你在这里。”她说道,走到对方身边坐下。在他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前她把一只手放到他背上轻轻揉着。

“你还好吗?”她询问道,声音轻柔无比。

“是的,我,我很好,”他说,没有怎么弄明白,依旧藏着他的手腕。

“你是不是又惊恐发作了?”她问道,皱起眉,但不知为何神情中仍充满同情。Barry盯着她。

“不,为什么,为什么会…”

“你没有去工作。”

哦,哦,该死的。哦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Singh会杀了我的。”他咕哝着。

“没事,”她说,“他没有生气,他只是有点担心你。”

Barry吐气道。“嗯,好吧。”

“没有人会指望你现在就回去工作,Barry,如果你想请因为某事病假完全没问题。”

Barry没有抬头。她认为他生病了。

“Singh和我爸谈过了但你没有接电话。我们找不到你。”

“抱歉。”Barry说道。

“没事,”她说,”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我没事,”他说,”我只是……嗯,我只是不太舒服——我会,我会打给Singh的,抱歉,我只是,我忘记时间了。”

她冲他皱眉。“你确定你没事?”她问道。

“是的,嗯,没事,我很好——抱歉,我——我猜我只是有点走神,我很好。”

她向他笑了笑,俯身抱住他,Barry放松了几秒,随即尖叫出来。

Iris猛地向后。“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她询问道。

“不,不,抱歉。我没事,我很好。”他结结巴巴的说着,试图强忍疼痛。她在拥抱时压到了他的手腕,在原本的基础上弄的更弯了些。

她往抱枕望去,看到对方脸色苍白。

“Barry发生了什么?”她问道,双眼扫量着他,寻找伤口。

“没什么,我很好。”他说道,想要起身让她从大门出去,但那样做她就会看到他的手。

然而她正准备拿开抱枕。

“Iris——哎,嘿,我很好——我”

“哦我的天哪。”

Iris看上去被恶心到了,Barry立刻感到冰凉的恐惧蔓延全身。

“求你不要告诉Cait,”他突然开口,伸手恳求着。“求你了,Iris,这没什么,求求你不要告诉她,求你了。”

“Barry,”她说道,闭上眼睛咽下反胃的冲动,伸手向前。而Barry缩回了他的手臂。

“求你了,”他说,满眼恐惧,“求你了,Iris,求你,我会好的,不要告诉Cait。”

“Barry,它被折断了,”她说道,仍旧试着克服自己对于那肢体血肉模糊的害怕。

“不,只要一会会儿——它会——我治愈的很快,求你了Iris,我很好。”

“Barry,你需要去Star Labs,”Iris说着。

Barry恐慌了,他颤抖着起身。“不,不要Iris,我不——这没事的,它很快会好的——我没事。”

“Barry,它错位了。”Iirs说着。

“不,”Barry说道,声音沙哑,Iris再次前倾抱住他,他无法呼吸,因为他眼前所浮现的全是针头,无边的黑暗,锋利的戳刺,以及就在切割之痛来临前手指在他手臂上按压的力度。

“没事的,”她说道,“这没事,只是Cait。我会陪着你的,Barry,没事的。”

“不,不,不,”他说道,摇着头。黑暗。一片黑暗。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它会袭来,什么事情会发生。嗓音,寂静,尖锐的疼痛,开裂的骨头,一遍又一遍敲打他膝盖的大锤,.

“嘘,没事的,”Iris说道,“我会陪着你,没事的。Caitlin会把这事搞定的。”

随后,Iris拿出手机,打了几通电话,而Barry在一旁喋喋不休。他不想去,他不会去的。他很好。他很害怕。

当Eddie出现时,他知道有辆车正在外面等着,他崩溃了,用一种完全恐慌的眼神朝Iris看去。

“你不能这样对我,”他说,“Iris,你不能再让我这样做,求你了。”

她的脸露出了苦色,任何其他时刻这他都会感到糟糕,内疚,但他太害怕了以至于无法感受到恐惧,痛苦之外的一切,他不断向前推搡,只要能让她停下来并开口说他不必去了。

“求你,我不能——你不能这样做。别这样对我,求你了。”他在Eddie抓过他的手臂把他拉起来时拔高了声音。

“好了,来吧。”Eddie说道,把他推向大门而Barry稳住脚定立着。

“不——Iris,帮帮我,求你了。”他说

“Barry——”Iris说,她的声音被打断,无助的望着。

“你来开车。”Eddie说道,将车钥匙扔过去并给了她一个同情的眼神,他的表情没有比她好多少。

“不——不要,Iris,不要,”Barry说着,Eddie强迫他上了车。他就坐在他旁边,紧紧抓牢他的手臂,而Barry在一旁哭喊。“放开我!”他大声叫道。

“Barry,我们要带你去Star Labs。这没事的,你会好起来的。”Eddie说道,他的声音很镇定。

“不——不要,”Barry哭着,“放开我,松手,他妈的放开我。”

“Barry,没事的,”Iris说道,从前座转头,“没事的——Cait会照顾你的,只是我们而已。”

“Iris,开车。”Eddie说道,为了应付Barry,试图扯着他的手臂。Iris咬了咬嘴唇并转了个弯,以最快的速度冲向Star Labs。

Barry挣扎着——他不想去那里——他不想去但Eddie抓着他的手臂而Barry想要出去,他想要出去可是Eddie捏着他的手腕和肩膀,而且他无法呼吸。他尖叫着哭喊着,但是他们不愿放开他,他咒骂他们并试图挣脱可是他跑不起来,Eddie一直把他钉在位子上。

情况越来越糟直到Eddie整个人都围住他好让对方不试图跳出高速移动的轿车或是伤害到自己,他开始认为这是个坏主意,他们本应该设法让他冷静下来,他们本应该悄悄打给Caitlin,他们本应该撒谎说他们要去别的地方,因为这一切实在太可怕了而Eddie知道这对Barry没有好处,知道这可能是最不应该对创伤经历幸存者所做的事情名单上排名第一位。但如果他们不尽快把他送往Star Labs,他的手腕很可能按照错位而愈合上了。他们没有时间去劝他与他协商,陪他度过每一步。

Eddie不知道该做什么,开始认为这是个极其糟糕的主意,即使Barry真的立刻需要就医,Iris就坐在前面他甚至可以看到她在哭,Eddie也没有比她好多少。听到Barry,听到任何人,像这样乞求尖叫哭着求被释放是他从未想过要听到的。

Barry消失了。他被吓坏了,恐慌着,当他们抵达那里就像是已经拨了五位号码。他不想去,他不想。他不想被捆绑起来,被蒙住双眼,不想要那“一,二,三”倒数声后的疼痛,不想听到他裂开的骨头被接回原位的噼啪声,不想任何人触碰他,他快速挣脱逃跑了,那真他妈的疼但他不在乎。而Eddie和Iris留在原地盯着已经空掉的位置,Iris眼泪顿时夺眶而出。

他不断地跑着直到出了这座城市才停下,疼痛导致他在一片田野里呕吐起来。随即他昏了过去。

 

 

“Barry。”

Barry睫毛颤了颤双眼睁开。下一秒他又闭上,嘴里发出呻吟声。他很痛。全身上下都疼着。

“Barry,你能醒来吗?“

哦,可Barry不想。

“睁开你的眼睛。“

Barry照做了。他睁大眼睛,望见Oliver正蹲下来盯着他背部。Barry缓慢地眨眼,手腕绞痛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倾倒进脑海,他摇摇晃晃地往后退去。

“放轻松,是我。”Oliver说道。

Barry颤抖着。他低头看向自己的手腕,喉咙口涌起一阵苦涩。它已经弯曲了,他甚至感觉不到他的手指,但它自己愈合了。它弯曲着愈合了。他无法移开视线,呼吸越来越重,内心恐慌如麻。哦上帝,哦上帝,他不能呼吸了,他不能——

“Barry,嘿,看我。”Oliver说道,握住他的双手,把受伤那只移出对方的视野。“看着我。吸气。”

“它…它…”他开口道。

“Caitlin会把它接回去的,”Oliver说道,“没事。你没事的。”

Barry摇摇头。“她会——上帝,不——不要,不要再来一次,求你了。”泪水刺痛了他眼角。

“Caitlin不是他们,”Oliver慢吞吞的说。“没事。放松点。我们不会马上就到那里的。”

Barry摇摇头,垂下眼睛。“我感觉不到它,”他说道,并开始无声的哭泣。“我感觉不到它——我动不了我的手指。”

“她会修好的。”Oliver说道。

“我不——不,我不想她这么做,”Barry说道。他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几乎震动起来。

“这不会很有趣,”Oliver说,“但它也没那么糟糕。你会没事的。”

“不。”Barry说道。

“你必须让她修好它。”Oliver说道。

Barry摇摇头。

“它会很疼,但你会好起来。你经历过更糟的。”

“不,我不——他们曾经这么做过,不。”

Oliver脸僵硬住,但他的声音放轻柔了些。“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Barry颤栗着。“他们折断我的脚踝,他们就放任它错误的愈合,然后再折断它。那很疼。”

“我知道那很疼,Barry,”Oliver说道,“但它不可能再比第一次折断时更疼。你能忍过去的。你不得不,Barry。这件事没其他解决方法,除非你想让你的手一直保持那样。”他朝Barry的手腕点头示意,对方战栗着。

“不。”他轻声说道。

“那你坐我的车,我们一起去Star Labs怎么样?”

“不,”Barry说道,又哆嗦了一下,往后缩了些,像只走投无路的小动物。

“你必须去,Barry。你心里知道你必须去那里的。”

Barry明白,但哪怕是想到这件事那黏稠的恐惧感都会渗透进他的骨头。他再次盯着自己的手腕,盯着那不禁让他想要吐出来的扭曲角度,盯着那勉勉强强能让他感受到手指的绝对谬误。他沉默了一会儿,Oliver就呆在他旁边,什么也没有说。

“我不想被按住,”Barry静静地说道,终于,他开始发抖因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过这一劫,知道自己逃不过但内心依旧不情愿。

Oliver抬头。“被按住?”

“Eddie一直——然后他们——我不想——我不想被控制住。”

Oliver缓慢的点点头。“好。”

Barry看向他,有些惊讶于他居然答应了。“发誓。”

“我发誓我不会让他们把你按住。”

“或者绑住。”

“或者把你绑住。”

“还有——她要在她动手前告诉我。”

“好的。”

“发——”

“我发誓。”

Barry点点头,又思考了一会儿。“我真的不想去。”声音很轻。

“我知道,Barry,”Oliver也轻声回答道。“不如你先起身。来。反正我们到达那里还要花些时间,我的车没你跑得快。”

Barry犹豫着,Oliver靠近他,半推半就的拉起他。他单手环住他的肩膀,并向自己的摩托车走去。

“你在这里干什么?”Barry上车时询问道。

“他们找不到你,吓坏了,不确定他们是否能凭一己之力把你带回来。”Oliver说道。

“哦。”Barry说道,感觉内心有些空空的。

“这没什么,”Oliver说,“下次最好说出来,你很害怕,你需要一点时间——他们会为了你慢下来的。”

Barry把脸埋在Oliver肩膀里。“我跟他们说过。”他咕哝着。

“不,”Oliver说道,“你既尖叫又反抗他们——他们很害怕如果放开手你就会迅速离开——就像你刚刚干的。”

“我不——我甚至不怎么记得。”Barry说道。那段记忆充满着模糊不清的恐慌,就像一团布满害怕与疼痛的迷雾。

“好吧下次,先放松,然后解释,这样才能解决事情。”

“我不想去。”

“我知道,”Oliver说道,“但不管怎样你已经在路上了。”

下一秒他们飞驰而去。

 

 

Barry把自己抵在床背上,蜷成一个球,与Caitlin拉开距离。

“我只是准备看一看它,Barry。”她说道。

“不要,”他回答,“不要碰。”

“Barry。”Oliver开口。

“不要,”Barry绝望的回答。

“我只是看看,我保证。”Caitlin说,Barry又开始哭起来。

“我不希望你看,”他说,蜷缩得更紧了些。Oliver伸手时,他往后退了退,尖叫着当他的手碰到他肩膀。

“放松,”Oliver在Barry快要大喊时说道,“你说过你不会按住我的!”

“我不会按住你的,”Oliver说,搓着对方肩膀。“放松点,Barry。”

“我做不到。“Barry大喊道,然后抽泣起来。

“放松,放松,Bar。“Oliver回答,在对方哭时轻抚他的背。

“我不想让它再被折断。“Barry说,他立刻意识到此刻他多么像个孩子,但他太害怕了他不在乎。那样会很疼,会非常非常的疼,他知道,他以为自己可以忍过去只要他们告诉会发生些什么并且不按住他,,但如今他真的到了这一步,他心跳加速,他不能,他做不到。

“Barry,给Caitlin你的手腕。“Oliver说道,他的声音很坚决。

“不,“Barry说,紧紧围住自己。”不——我不能——我很抱歉,求你了。“

“只会疼上一秒钟,Barry。”Oliver说道。

“你在撒谎,”他说。

Oliver叹了口气。“好吧,我们先冷静下来,好吗?深呼吸几口气。”

“我不想——”

“我不在乎你怎么想,”Oliver说,但他的声音并非冷酷无情,“我不在乎任何与你手腕有关的事情,好吗?先放松。停止去想这件事。深呼吸几口,然后集中注意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们不会做任何事直到你冷静下来。”

Barry接下来的几分钟内一直哭着,含糊的张口,把自己蜷得越来越紧。最后他终于开始听从Oliver,慢慢的吸气,将胸口的紧张呼出去,将近二十分钟后他明显的冷静下来。

“好了,”Oliver说道,一只手摆在对方肩膀上。“现在,你已经告诉过我你想要的了——还有其他的吗?没有人会把你按住,Caitlin会把每一步都告诉你的。”

Barry有些紧张的来回张望着Oliver与Caitlin,再次紧张起来,只不过这次比起恐惧多了些希望。

“如果出了任何事,”Oliver缓缓说,“我们会继续下去并完成它。”

“不,”Barry说道,他睁大双眼,但Oliver捏了捏他肩。Caitlin慢慢的伸手,握住他的手腕,而Barry已经开始颤抖了。

当他望见Caitlin戳了戳他手掌,他咬紧嘴唇。他没有什么多大的感觉。但手腕却疼着。恐惧的泪水再次从眼角滑落,他看向Oliver,呼吸早已不稳。

“Caitlin会把它再打断一遍,并立刻把它接好,”Oliver小心的说道。“如果你动的幅度过大的话,我也许会稍微稳住你的手臂,但不会把你人按住,好吗?”

Barry只是在一旁颤抖。他说不出话,不想做这件事,但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好了,你想听Cait倒计时吗?”

Barry什么都没说,Oliver就向Caitlin点头示意并抓过他的手。“看着我,”Oliver说道,他让自己占据Barry的视野这样他就看不见Caitlin的动作。“好了,”Oliver说,“准备好了吗?可以捏我的手。一,二,三。”

有那么一瞬间的寂静,紧接着一阵刺骨的疼,Barry往后甩着脑袋,尖叫起来。

他拱起身子,扯回自己的手。他感到Oliver靠近自己,把双手放在他的手臂上,他还没来得及尖叫出声骨头就被接回了原位。

他失神昏了过去。

------------------------------------------------------------

作者的话:

Len很可能在下一章出现——我马上就会写到了,我保证——此外,一点点的Iris&Barry,然后我认为Oliver会暂时离开。马上就会更新了!谢谢阅读!

译者的话:

下一章你们期待的冷队就出场了!!!【激动地搓起大手

谢谢那些给我点红心和留言的小天使们【比心

评论(7)
热度(54)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一只酥皮在爬墙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只酥皮在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