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酥皮在爬墙

活到爆

[翻译][冷闪]Learning To Breathe (1)

[翻译][冷闪]learning to breathe

TitleLearning To Breathe

Author: fallingleaves

Translator: Alfysa

Rating: Mature

Pairings: Leonard Snart/Barry Allen

Link: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13520/chapters/9270580

 

Chapter 1:  88/58

摘要:Barry被将军Eiling的继任者绑架。一个月后他们终于找到了他,Oliver成功将他救出。无休止的折磨埋下了恶果,Barry可能不再是他离开时的那样子了。

-----------------------------------------------------

      “我们走!快走!”

      “我已经尽可能开快了!”

      “那就开的更快些!”

      “Caitlin—”

      “我需要医疗设备,立刻!”

      Cisco转了一个弯,差点将Caitlin甩到货车的另一边。她马上起了身,拇指翻开Barry的眼皮,照亮他的眼睛。Joe抓着Barry的手,但Barry逐渐往后紧握,挪动着,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他全身赤裸,血迹遍布。

      “Barry,你能听到我吗?”Caitlin询问道。

      “没事了,Bar,一切都没事了,”Joe说着,甚至当Barry开始挣脱把他绑在平板上的绳子。这并没带来多大的影响。他在几分钟内又失去了意识。

      他们快速将他送达Star labs。他的脚上全是冻伤的斑块,割痕与擦伤布满了整个身体,几十块淤青。那些伤疤中有许多新添加的,Caitlin可以确信她还能找到一些骨折的证据。他们到达时,Iris和Eddie已经在那里等待着了。

      “我需要一根静脉注射管和缝线,现在。”

      Cisco跑着去拿需要的设备。Eddie在一旁帮助Joe把Barry从平板转移到床上。

      “氧气,”Caitlin说着当Cisco返回时。他再一次跑去拿了。

      “他还好吗?”iris问,双手捂住嘴巴,泪水从眼角滑落。她几乎不能呼吸。Eddie单手环住她的肩膀,试图拉走她,但是她不愿意离开。

      “他的肺萎陷了,”Caitlin说道,声音不大,更像是自言自语。

      “氧气,”Cisco说,拉出面罩,覆盖在Barry的脸上。

Caitlin摇了摇头。“给他带呼吸器,他的心率在降低,这样下去他会—”

    “哔哔——”的一阵巨响响起,没有停止。

     “他没有呼吸了,”Caitlin说道,“呼吸器,现在!”

       Cisco摸索着,Caitlin接过它,撤掉面罩并把管子插进Barry的喉咙,比她有充足时间时来的粗暴许多。她在他手指上放了脉搏血氧仪,拿了根针准备静脉注射。“哔哔——”声停止了。她转向显示器,督了几眼又转回去了。她移向他的大腿和裂开的伤口,仍然在流血。

      “缝线,”她说道,Cisco在一旁拿着个托盘,她在放进去之前将线穿过针尖,匀了针脚。她又在胳膊上重复了这一过程,并开始治疗他脚上的冻疮。Joe仍然握着他的手,现在慢慢松开,而Iris依旧盯着,在Eddie的怀抱里无声的哭泣,

      茫然的表情浮现在Eddie脸上。过了一会儿Barry颤动了,他的眼睛渐渐张开。

     “Barry,”Iris开口,颤颤巍巍地向前,一旁的Joe俯下身。Barry的目光开始聚焦,充满痛苦与茫然。他的神情由困惑变为恐惧,喉咙里的管子把他呛住了,身体直直僵硬起来。

     “放松,Bar,”Cisco说,“你带着呼吸器,放松一点。”

     “你在Star labs,”Joe说道,“我们找到你了,没事的。”

       虽然眼眶充满泪水,Barry眼神中有一丝放松,但他的表情依旧痛苦不安。他伸手去拿管子,而Eddie抓住了他的手。他的喉咙发出一声抗议,并试图用力往后拉。

      “如果一切都顺利,我会在十五分钟内拿掉它,”Caitlin说,从Eddie那里握住Barry的手平放在扶手上。  

       Barry又举起手,看向Joe,这让Joe心碎了,Barry眼神中充满着恐惧与痛苦。

     “只要十五分钟,Bar,放松,”他说。Barry开始颤抖,一滴泪水划过他的脸颊。

     “没事的,Bar,”Iris说道,她抓着他的另一只手,紧紧握住。Caitlin在他身旁走动,清理着伤口,每次她触碰他,Barry都会畏惧着往后缩。他不断的望向Joe和Iris,用眼神恳求着他们停下她。他感到困惑和迷茫,他能感受到喉咙里那根的管子给他带来糟糕的感觉,有东西卡在里面的不适感让他不住的恐慌。每一次的触碰都让他很难受,他希望Caitlin停下来,让他休息,但她不愿意。他开始不安的躁动着,但她的手直接覆在他皮肤上,坚定而温柔,把他固定在原地。

     “没事了,Barry,”Joe说。他不断说着,一遍又一遍的重复,Barry对此很感激,因为此刻他只想蜷缩成球状,或许回到家与Iris一起在沙发上看电影直到他睡着。之前的一切使他遍体鳞伤,他很高兴他能够逃出来,但他想要说话,想要拥抱他们,想要睡觉。

      远处的墙传来一声咳嗽。Barry看见所有人都转过去,但他看不见那个人。

      “他怎么样?”那个声音说道。

      “稳定了,”Caitlin说道,然后Barry感到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他跳了起来,头快速移动到那一边,发现Caitlin正在采集另一份血样。他试图发出点声音。他希望拿走那根管子。

      “他喉咙里为什么要插着那东西?”另一个声音。Barry低下头,闭上了眼睛。Caitlin一直在碰他,而那样很痛。

      “哦我的天。”这次是一个女性的声音,Barry没有花多大精力去辨认。他远离着Caitlin,使劲捏着Iris的手,背对着她。双手固定住,他紧闭起双眼,泪水顺着脸颊滑下。他在颤抖。

      “给他一些空间。”

      “我需要纱布。”

      “血压,Cisco?”

      “他会好起来的。”

      “88/55”

      “这样下去他会休克的。”

      “休克?”

      “给我一条毯子。”

      “在哪里?”

      “右边柜子的顶端”

      “你不能给他服用镇静剂?”

      “只是一条,还是?”

      “两条,拿两条毯子。”

      “镇静剂对他无效——他新陈代谢太快了。”

      “哦,老天啊。”

      “他还有意识吗?”

      “血压?”

      “86/56”

      “上帝啊,谁来抓住他的手腕。”

      随着噪声,疼痛,恐惧,Barry的大脑快速旋转。他试着抬手,但有什么阻止着他。他无法呼吸了。

      “呼吸率在增加。”

      “让他冷静下来。”

      突然间Iris到了他的面前,他想前倾但无法移动。她的一只手握在他手里,接着她抬起另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脸。

      “Barry,是我,是Iris,你已经没事了,但你必须为我们冷静下来,好吗?没事的,我们已经找到你了。没事的。”

      Barry用力拉着他另一只手,但有人正握着它,所以他用他的脑袋含糊的表达了情绪。

     “我知道,Bar,”Iris说着,抚摸他的头发,“呼吸器很可怕,它令人难受。他们很快会拿出来的,但你必须为了Cait而听话,不要乱动,Bar。”

      Barry摇了摇头,一直试着移动他的手,失意和疼痛让他哭出来。他想要那东西从他喉咙里出来,他想要Caitlin停止刺他,他想让所有人都安静,也许除了Iris,因为她的声音如此的温柔而他太想念了。

      “放轻松,Barry,他们马上就好了。”Barry睁开了眼看见Oliver站在他面前,一只手放在他的膝盖上,Barry眨了眨眼睛,并开始环视周围,果然,Roy,Dig,和Felicity都来了。他又闭上了眼睛,他的头很晕,他感到幽闭恐惧。一些温暖的东西盖在了腿上,接着他的肩膀,他又张开了眼睛看到一条毯子。又一阵晕眩席卷他,他昏了过去。

    

      他一直被绑着,双眼蒙蔽。

      他无法使用他的速度。他不知道原因——或许是药物的关系,又或许是因为他长期处于饥饿状态。或许是冰冷刺骨的环境导致。他不知道。他没有被阻挡过,但他太虚弱了,无法去做震动以外的动作。在他们割开他,捅他,戳他,刺他的时候,他被绑在桌子上,全身赤裸,双眼蒙住,断断续续的保持着意识。

      将军Fawcett,接管了将军Eiling。他很恶劣,冷酷,Barry只见过他一次。至少是当他清醒时的。

      他们几乎不给他东西吃的。当食物推倒他的嘴边,他只能飞速吞下,牙齿猛烈地碰撞在一起,他咽得太快都会被呛住。水则更恶劣——他大口大口地咽,身子拱起来当他们把瓶子拿走,他试图索要更多但他们从不多给。他一直听到噪音,一片混乱的噪声,然而寂静却更加糟糕。他会平躺着在疼痛中醒来,饥饿,寒冷,持续几个小时,思维被局限于自己脑海中,双眼蒙住,看不见任何东西,处身于绝对完全的无声之中。如果他在他们研究自己时尖叫的过多,他会被塞住嘴巴,并且他没有,从未,被允许从桌子上起来放松过。当事情糟糕到极点时他会把自己的头撞上去,试图让自己昏过去——他曾乞求他们停止,但从未得到过回答。有时,他们甚至不讲英语,而且他们从不理会他的任何一句话。

 

      他们不知道军方是如何抓到Barry的。Barry就在某一天凭空消失了。消失近一月后Felicity终于追踪到了他。那天晚上Oliver去了。他闯入时,他们正在进行一场手术。那时他的情况十分之糟(就在他们后来送他到Star Labs),Oliver拔光了所有静脉注射管和显示器,抓起他就跑了。

 

      第二天当Barry醒来时,他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接着他睁开了眼睛,有些光亮照进来,一切都记起来了。

他颤抖着起身,有一只手突然放在了他胸上,他慌了,眼睛飞快的扫过周围。

      “放松,放手,伙计,只是我而已。”Barry的目光滞留在Cisco身上,他紧紧抓住对方的手腕,但Cisco只是轻柔的让他背靠在床上。

呼吸器在他没有清醒时拿出来了。Caitlin快速走进来。

        “我这就去叫Joe和Iris,”Cisco说道,在Caitlin走进来已经出去了。

        “嘿,”她微笑着说,他试着向她微笑,又一次感到了巨大的安慰,他回来了,从那里逃出来了。她握住了他的手,随即Barry转向门口传来的那阵跑步声,Iris来了,Joe跟在后面。

        “Barry,”她说,并且抱住了他,Barry发出一声"oof”而她抱得更紧了。“哦,天哪,Barry,我想死你了。”

         Barry闭上他的眼睛,把额头靠在她肩上,希望能偶传达相同的信息。

      “你现在需要休息,”Caitlin说,Iris立刻放开了他。“但你在几天内就会好起来了。我只需要做一些测试。”

      Barry皱起了眉头,眼睛扫过他们。即使现在他也很难集中精力,一切都太亮,太快。他仍然感到虚弱和疲惫。

      “你能告诉我们发生了什么吗?”Joe问道。

      Barry僵住了。那些画面在他眼前闪过,几十天被蒙住眼睛,无法移动。他张开嘴,却又闭上了。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不必现在告诉我们,”Iris说,Barry给了她一个疲惫的笑容。他真的不想现在谈论它。他真的不愿去回想它,他只是想与他的家人和朋友一起放松,知道他们就在自己身旁,知道他真的没事了。

      “只需要采集一份血液样本,”Caitlin说,从另一边靠近他。

Barry僵在那。

      他把自己推到床角,马上抓住Iris的胳膊,眼睛紧盯着针,并疯狂地摇着头。他们看着他的脸从苍白到煞白,他开始浑身发抖。

      “Bar?“Iris说,Caitlin动了动,往后放下了针。

      Barry退缩在一旁。他不能呼吸。他不想验血,不想要更多的针戳,更多的针刺。他绝望地看向Iris,然后转向Joe。Cisco盯着他,而Caitlin只是在对他眨眼睛。

      “你不喜欢针吗?“Iris缓缓地说道。

      Barry摇了摇头,试着冷静下来。泪水噙满眼角,他无法停止颤抖。

      “他们是不是经常使用针?”Iris问,声音轻柔。

      Barry点了点头。虽然他并不想谈论这件事,不想Caitlin用任何东西扎他。他刚刚注意到,他们已经把IV(注释:静脉注射)管放置在他体内了,他并不喜欢这个,但它已经扎在里面了。

      “Barry,”Caitlin认真的说,“只是我而已,我不会伤害你。我能采集一份血样吗?”

Barry摇了摇头,向Iris和Joe方向后退了一些。

      “Barry,”Joe说,“看着我。”

      “不,”Barry说,他的声音低沉,这是自他们找回他后的第一句话。他拉回自己的手臂当Caitlin试着抓住其中一只,他绝望的看向Irish求助。他的脸因为恐惧和惊慌而皱在一起。

      “只是看着我,”Joe说道。

      “握紧我的手,Barry,”Iris说道,“只是Caitlin而已。她不会伤害你的。”

当他感到手指缠绕在他的手臂上,Barry紧闭起他的眼睛,随后一阵刺痛,他很努力地忍耐着,压抑的哭泣声从齿间中溢出。他使劲捏着Iris的手,Joe抚慰的摩擦他的肩膀。

      “没事了,”Joe说道,“你做得很好,Bar,没事的,一切都快结束了。”

Caitlin完成了,而Barry呼出一口气,试着停下自己大口喘气。

      “一切都好了,”Iris说,很快Barry发现自己被一个拥抱环住。他几乎要融化在这种感觉中,因为长期的害怕任何接触这种触碰令人慰藉,知道有人在保护他,知道他不再是独自一人。这使他冷静了不少,但他依旧在Irish松开时发抖。

      “你是在一个医疗基地吗,Barry?”Caitlin在Barry看上去好些后询问道。Barry又紧张起来了,咽了咽口水,点点头,畏惧着那些记忆。

      “他们…在你身上做人体实验?”Cisco问道,他睁大着眼睛。

Caitlin瞪了他一眼,但Barry只是点头,发抖,将双臂环在胸前。能够移动的感觉真好,能够自由的移动。

       “Ok,”Caitlin说,“但我不会那样对你的,Barry。在你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会这样做。我只是想确保你能好起来,好吗?我不会伤害你。”

        Barry点点头,我想要告诉他是的,他当然知道这件事。他知道Caitlin永远不会伤害他…只是…只是它仍然会让他感到害怕。

       “我认为,”Joe说,“最好我们能带你回家。你觉得呢,Barry?”

        Barry快速的点头。他想要回家,想要回到他的床和沙发上,他想和Joe与Iris坐在一起看电视,还有一条毯子——上帝啊,一条毯子。他想吃些东西——Joe的意大利面,或者一块汉堡——和咖啡——他想要咖啡。

         Joe抬头看向Caitlin。“你觉得呢?”

        “他痊愈的不是很快,”Caitlin说,“但我确定这是因为他营养不良造成的,我需要把我缝进去的线拿出来,再检查些其他的伤口,不过这些可以等到明天。只要你们呆在他身旁,确保他得到足够的休息,我认为那没什么问题。一开始慢点吃东西就行。”

         Barry早就站起来,想要离开了。Caitlin不得不拔出Barry不喜欢的IV,他的一点点后退与恐惧并没有被注意到,她拔得很快,在Barry想太多之前Joe已经把一只手放在他肩膀上。

         “来吧孩子,我们回家。” 

 --------------------------------TBC-------------------------------

作者的话:

这是我正在写的这个系列的第一章(其他部分随意的写了一些),以及Barry/Snart只会在最后部分出现。也许有些不太精确的医学术语,non-con警告(在这篇里只是暗示)。另外,我过度折磨Barry Allen了,会发很多糖的,我保证。

 

译者的话:请组织放心,冷闪情节100%纯糖,结尾HE

文章对两人感情发展拿捏得很好,很细腻。其实感觉文进行一半冷闪就已经开始谈恋爱了,只不过两人都后知后觉而已。

耐心温柔的冷队简直苏一脸嗷嗷嗷嗷嗷,后面安慰Barry陪他睡觉什么男友力爆表[120!快打120!!

有大量的急性焦虑症发作和PTSD 警告

 

评论(17)
热度(86)
  1. 中城北极圈集中供暖基地一只酥皮在爬墙 转载了此文字

© 一只酥皮在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