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酥皮在爬墙

活到爆

【TSN】【EM】穿Prada的恶魔 1(五十度灰AU NC-17 SM )

*本文含有NC—17【其实文笔渣,别期待】,轻微SM,如果小伙伴们有任何想要看的梗请不要大意的向我砸来,什么办公室深喉play,什么束缚囚禁捆绑,什么被甜品涂满全身等等都向我砸来吧!【节操!羞耻度!】

马总可能有点Jesse的软,软趴趴的马总~\(≧▽≦)/~
五十度灰AU!
这篇文里人们对同性恋的态度不会特别歧视,只是有点轻微反感不舒服而已。

附上五十度灰里的经典歌曲crazy in love:
http://www.xiami.com/play?ids=/s ... 8072375/type/1#open
配合歌曲食用味道更佳哦!我已经被洗脑循环了!

----------------------------------------------------------------------------------

这真是该死的神奇!

Mark正站在举世闻名的国际集团SAVERIN公司大门前,他约好与这个公司的CEO,Eduardo Saverin有一场专访。

哦不!不是他约好,而是他正在发病的室友Chris Hghues和CEO约好要做专访。

Mark是一位正在哈佛读计算机专业的大四学生,而他的室友,也可以说得上是他唯一的朋友,学新闻专业的Chris Hughes,为了约到学校的主要赞助人Eduardo Saverin的专访拼了有足足1个多月,而第二天他就赶上了流感的末班车,现在正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哼哼着鼻子。

百般央求下Mark只能认命地接过录音笔以及一张长长的清单只身来到了SAVERIN 集团总部。

Mark踏进公司的第一步就有些不自然,他应该穿得更正式些而不是选择灰色的帽衫还有人字拖。

或许我之前向Chris借一件合身的西装?

算了…来都来了。

Mark忽视着当他走进电梯时周围人异样的眼神,尽管他们掩饰得很好。其实他对别人的眼神很敏感,他只是不在乎而已,在他的心脏上有覆着一层厚厚的茧,Chris说这和他的特殊经历有关,Mark当时耸耸肩不予否认。

“你是Mark Zuckerberg先生对吗?”走出电梯就看到一位身材极其火辣的亚洲美女微微向他笑着。

哦!亚裔女孩,看来这个Saverin说不定和自己有同样的喜好。

不过管那么多干嘛,我现在只需要快速的问完清单上的问题然后回家开始编程。

“Hughes先生先前向我们打电话确认过是您来采访了。CEO就在门后面,直接进去就行了。”秘书向Mark点了点头。

说不紧张肯定是骗人的,里面坐着的可是大集团的CEO,Mark深吸了一口气拉了拉领子就推门进去。

上帝啊,他真的是年轻到爆了。Mark有些吃惊的望着眼前年龄几乎与他无异的男人缓缓从椅子转过来然后站起来,冲他微笑着说:“Hello,Zuckerberg先生,我是Eduardo Saverin,很高兴见到您。”

“哦,我也很荣幸,Saverin先生。”Mark走过去

Prada的黑色西装衬在修长的年轻CEO身上,天衣无缝,尤其是那双透射出异样光芒的棕色眼睛直直盯着自己,很迷人。

Mark有些呼吸急促的想到。

当他握住对方伸过来的手时,他几乎认为上面黏满了胶水,他无法松开互相触碰的手,因为一股酥麻的暖流快速窜过脊骨引起心跳的加快振动。

年轻的CEO并没有为此皱眉,事实上扬起的笑容掺着温柔。

“额………Chris,我的室友,本来要来采访你的人他被流感捕获了。所以换成我来采访您的,Saverin先生。但是我并没有任何采访别人的技巧或者是规则什么,如果我有哪里说的过于奇怪请不要见怪,还有您介意我用录音笔录下来吗?我怕我无法完整的记下来,而回去后Chris会暴躁如雷揪着我的领子。”Mark迅速调整了心态,又恢复了平时的面无表情。

现在他需要的是一颗平常心。

“天啊,你的语速真快。”Eduardo惊叹了一句。

“我知道。”Mark耸了耸肩。

“录音笔没问题,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Eduardo温文尔雅的说道,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笑容在Mark看来有那么些奇怪,“先坐下吧。”

Mark开始把长长的清单和录音笔摆在了桌子上,在男人专注的眼神下他其实有些无法集中注意力。

心底叫嚣着颤抖。

“那么,咳咳,第一个问题是请问您这么年轻,但是已在事业上竟有如此大的成就。您觉得自己的成功的秘诀是什么?”Mark照着清单上读到。

“啊,一个常见的问题。”Eduardo的声音降了几分,“我是个很有条理的人。”

确实如此,Mark扫视着整间办公室,白色的墙壁做着底色映衬玻璃化的办公室,在右边有一层台阶,走下去是占据半个办公室的地方,中间放着白色的真皮长条沙发,最靠墙则是嵌在里面的柜台。柜台上摆着整整齐齐似乎是喝的东西,酒水,茶包,只可惜没有Mark最爱的红牛。

而自己面前的桌子他宁愿称他为玻璃,Mark伸手在其上面来回滚动着,细腻的触感激起了心中的一丝愉悦。下一秒,他触碰的地方突然显示出了画面:SAVERIN公司介绍。

“哦,这张桌子有自动感应功能,我是直接在上面办公的。”Eduardo食指搭在自己的脸颊,看着Mark修长的手指来回摩擦玻璃,自己的食指不住擦过唇角。

“你是说它就像一个大型IPAD?科幻电影里的那样?”Mark调高了声音。

“是的。”Eduardo轻笑了一声,“我有一个出色团队为我出谋划策。我喜欢与聪明的人打交道,并且邀请那些与我志同道合的人合作。我想大概是我为人很好的原因,大家都很喜欢和我交朋友。”

“所以,你是个很性格温和……”Mark并不知道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对方。

“一个人是没有办法用形容词来描述的。有方方面面,是无法以偏概全的。”

“你是在暗指你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吗?”Mark挑了挑眉。

“也许吧,你和我只不过相处了十几分钟并不代表你完全认识我。”

“哦?那你愿意给私底下的自己怎么评论呢?”

“……我比较喜欢对每件事了如指掌,直接掌握。”Eduardo模棱两可道。

“控制狂。”Mark嘟囔着给出了这么一个评价。

“你不是第一个怎么说的人。”Eduardo丝毫没有为这个称呼而烦恼,温暖的笑着,“如果我想,我现在就立刻可以解散这个公司。”

“但你需要经过董事会的商讨……”

“我说过,我喜欢掌握,我不需要董事会。”Eduardo盯着眼前蓝眸突然紧紧一缩的Mark,那是一双很漂亮的蓝眼睛。

为什么他一直盯着我看?

啧,我不应该这么紧张。Hey,放松,Mark,你现在只需要赶快把清单上的问题问完然后赶紧回去复习考试。

“那您一定会有很多的压力或是烦恼,你是怎么解决的呢?”Mark公式化的问出口。

“高尔夫?骑马?就像你知道的,我有钱。”Eduardo老练的回答着,随后他的声音有些轻了,“我喜欢刺激的东西。”

Eduardo仔细看着低下头的Mark,软软的卷毛在他面前一晃一晃的,他不自觉的向前伸了伸手似乎是想揉一揉那团卷毛,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后立刻收了回来,而眼前正努力记东西的Mark并未察觉这一举动。

Mark在纸上记下了几个关键词“控制狂”“高尔夫”“刺激”。Eduardo喜欢什么他都不介意,他只是替人做专访的罢了。

“那您有什么兴趣爱好吗?”

“兴趣爱好?”Mark听到Eduardo轻轻笑出声,“我的兴趣非常…特别,非常非常特别……”

特别?特别的兴趣?

Mark记着笔记,但他只是浑浑噩噩额在上面涂上几笔。与Eduardo的视线接触让他无法完成自己的工作,他甚至觉得自己的心开始躁动起来,没有任何理由的急躁。

“这些就是你想问的吗?”Eduardo叹了口气向椅背靠去。

“什么?我?哦不不,这些都是Chris给我的清单。”

“你是说,上面没有一个是你的问题?”

“我又不是新闻专业的,我只是按照Chris的清单照读而已。”

Eduardo突然换了个坐姿,他向前靠了一些,好奇地打量着Mark:“那你的问题呢?”

“额……这是我们学校的采访……”

“我对你比较感兴趣。”

Eduardo一下一下有节奏的敲打着桌子。

“……”

Mark咬了咬下嘴唇,我的问题?

“你真的只有24岁吗?”Mark直直白白地冲进Eduardo眼睛。

Eduardo眨着双眼打趣的说道:“这可真是个惊讶的问题,我的确只有24岁。”

“哦,好吧,你太年轻了。”Mark耸了耸肩,这让他有些妒忌,只比他大2岁的Eduardo Saverin却拥有那么多的钱与声望,而自己依旧坐在课堂里学习。

“你是同性恋还是异性恋还是双性恋?”Mark扫了一眼清单,他承认,清单上只有这一个问题可以挑起他的兴趣,什么公司发展实在是枯燥到西伯利亚去了。

“难缠的一个问题。我可以选择不说吗?”Eduardo的双眼看起来既真诚又温柔。

“当然可以不说,录音录着呢,至于Chris会把它写成你逃避你的性向或是其他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我就不好说了。”

“你不做记者真的是可惜了。”

又来了,Eduardo变得严肃的棕色眼睛像在无形之中有只手捏住了他的脖子。Mark全身都僵直了。

奇怪的反应,我难道今天吃错了药吗?

不,没有什么药会让心跳漏一拍的。

“我的性取向啊,和你一样,你说呢?”Eduardo站起来走到Mark身后拍了拍Mark的肩。

狡猾的回答,Eduardo又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的性取向呢?陷阱式的答案。

“你要喝点什么?酒?”

“跟你一样。”实际上我想要红牛。

Eduardo拿着玻璃杯放在Mark的面前,他自己直接喝着酒瓶里的酒。

“你是学什么的?”Eduardo问道。

“计算机专业。”

“哈佛?”

“是的。”

Mark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浓烈的酒精刺激到了鼻腔,他舔了舔嘴唇,偶尔喝酒令他眯起了眼睛。

“该死的…别舔嘴唇!…”Eduardo见此景暗骂了一句。

“什么?”

“不…没什么……”

“哈佛挺不错,你决定要到哪家公司工作了吗?”

“不,我还没有,我正在试图寻找中。”

“有没有兴趣来我的公司?”

“啊?!”Mark差点咬到舌头,他觉得今天自己变得奇怪。

“不,我没有兴趣,Saverin先生,我是学计算机专业的,与金融”

“我们公司非常需要IT的人员。”Eduardo快速打断,又来了,冷起来的棕色眼睛盯住Mark,“其实……”

“Saverin先生,Stark先生和您约好的,现在已经在侯等室了。”秘书小姐探进脑袋说。

“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Eduardo看了看手表有些惊讶的说道。

Mark也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手表。

时间过得这么快,我居然都没有注意到。

“Zuckerberg先生,如果你的采访还没有结束,我可以推辞掉与Stark先生的会面……”Eduardo的双眼又被温暖填充。

“不不不,我已经采访完了。现在就可以走了。”Mark立刻站了起来,采访确实是完了,他想离开。

今天一整天都很奇怪,难道是被Chris传染了感冒为什么他觉得整个人有些晕晕乎乎的呢?

“好吧,我送你出去,Zuckerberg先生。”Eduardo站起来走向前。

Mark可以很敏感的捕捉到Eduardo一直盯着自己的背部,视线并不热烈却又让人无法忽视,脊骨又产生了奇妙的快感。

“这是我的名片。”Eduardo说道。

“额……事实上不用,我……”Mark还没说完手里就被塞进一张名片,Eduardo带有凉意的指尖快速擦过Mark的手心,阵阵瘙痒又在心口跳起了舞。

“留着它,说不定哪天就用上了。”Eduardo耸了耸肩。

Mark咬了咬嘴唇,他不喜欢收别人名片,这就像是他突然和别人有了一层无关紧要挣脱不了的联系。

但Mark并没有看到Eduardo突然收紧的右手以及迅速掠过眼睛的一秒炙热。

“期待与你的下次见面,Mark先生。”Eduardo向已经呆在电梯里的Mark温和地笑着。

“啊?哦,嗯。”Mark干巴巴的回了一句。

“Eduardo Saverin是个怎样的人?”Mark一进门就被Chris死死盯住盘问道。

“你好歹让我喘口气,”Mark迅速走进厨房拿出红牛开始娓娓道来。

……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人!”

“而且他长得该死的帅,勾起的嘴角时魅力值简直爆表。黑色的Prada西装紧贴白色衬衫包裹着修长的身体,黑色头发被仔细的打理过,精英式的发型看起来有些棱角分明,一双明亮而又生动的棕色大眼正闪动着温暖的光芒打量着你。Chris Hughes,我打赌如果你在场肯定会动心的。”Mark向上翻了翻白眼。

“不,我不会。”Chris笑眯眯的回答Mark,“我喜欢天真开朗的人。”

“嗯嗯嗯,其实就是头脑简单犯二又卖蠢的人对吧。”

“………………”

“你那个性向问题他真的这么回答?”Chris怀疑地询问。

“wow你不信我,这里有录音自己听。”Mark耸耸肩。

“你录了音?早点说,我要开始码字去了。”Chirs扑过来接过录音笔就跑到他的房间里去了。

看样子他是病好了,Mark想到。我也该要去复习了,然后去构思一下Facebook的脚本。

评论(10)
热度(34)

© 一只酥皮在爬墙 | Powered by LOFTER